發表於 保安奇聞

「武力」那回事

不是每一個保安都需要使用武力--至少我不需要(雖然我曾經接觸真手槍)。

但是,大伙兒在考安省牌照時是需要知道甚麼是「武力」。而第一層的「武力」就是穿上別或印有「保安」字樣的制服,站在一個當眼的地方。意思就是叫人留意。

(而今天我才在工作地方看守女洗手間,以方便男性電工進行維修。關於這方面的事,我會另外寫文。)

繼續閱讀 “「武力」那回事"

發表於 保安奇聞

保安與政客

任職於主要負責聯邦政府大樓保安的公司,我看到好些人生百態:自恃任職多年就以為可以「橫行霸道」的公務員(其實在外國人當中,越高級是會越友善,我及同事們遇過不少友善的部門主管)﹑行為古怪的秘書長﹑年復年的「裝修」﹑過分的浪費...就是這些,再加上一些經歷,令我覺得位高厚薪的人不外如是--有時他們的「問題解決」能力比基層人員更差--因為離地多時,忘了如何「應對」現實世界。

我第一個正式任職的地方就是加拿大的外交部:先在衛星大樓頂替別人,後來被調去本部任職。在那兒工作差不多四年才因為再戰大學而離開。不過,在那兒工作,單在巡邏之中認識一些在普通情況不會接觸到的知識(所以我知道中國的「九段線」是一派胡言)。

從那兒,我得到一個津津樂道的故事--故事的其中一個主角,是我的拍擋。

繼續閱讀 “保安與政客"

發表於 保安奇聞

保安很「笨」

今天看到一則新聞:謂昨日晚上十一時,有保安員於香港商業電台對面發現有懷疑危險品,於是報警。警方到場封鎖現場,發現是一個被鋸斷的郵筒座柱!由於在1969年香港發生由左派(就是現在的工聯會及部分民建聯的人)發動的暴動--而這一場暴動其中一位最矚目的死者正是商台播音員林彬,有些人少不免會「真是拜左派當年所作所為所賜」的聯想。

繼續閱讀 “保安很「笨」"

《小禮物》的一二事

Image

《小禮物》的出現,可以說是一個意外.

在製作《鬼草》的人物關係圖的時候,我是將Teru設定是單身漢–一個沉淪於毒海的退役軍人.不過,在將尾聲形象化的時候,Teru身旁是有Rion的出現,並且對Chie,Nene及半身不遂的Kimu說:「我戒了毒,下個月與她結婚.」於是,這幾個曾經經歷地獄的人終於可以得到幸福的生活.

這只是初步的想法.

只是後來有兩件事啟發我在這一個驚慄故事之中寫一些溫馨的故事.

繼續閱讀 “《小禮物》的一二事"

發表於 靈感儲蓄創作有關

[概念]鬼草

之前與星屑(一寶塚討論區)其中一個管理員討論他的同人小說,我靈機一動,問他:「可以捏一個美國做背景的故事?」對方回答:「不太會寫現代小說.」雖然我心裡在想:「美國不只是『現代』嘛…有殖民地時代﹑獨立戰爭﹑1814年戰爭…還有南北戰爭!即使不懂寫現代小說,也有不少題材可以寫……應該是『不太會寫關於美國的故事』罷?」於是想著想著,不經意想起一個放在「靈感盤」之中有一段時間的概念,叫《鬼草》。

繼續閱讀 “[概念]鬼草"

發表於 資料控時間有料無聊

淺論「國家/地域電影」

幾點申報:

(一) 首先,我真是沒有看彭導演的《低俗喜劇》;甚至我之前一次入電影院看港產片應該2005 年的《春田花花同學會》。之前在香港的時候,我的確想入電影院看《寒戰》,只是在香港時候有不少時間是在白忙一遍。暫時對港產片,我覺得我仍停留在千禧甚至九十年代。
(二) 寫這篇文,某程度上是效法詹姆士•菲尼莫爾•庫柏的──總相信我也可以寫一遍像樣的分析罷….只是為自己,無意為甚麼人做甚麼「宣傳」或「抬舉」。請大家留意。(不明白我的意思,請自行「谷哥」或「維基」之!)
(三) 我會儘力避免任何政治上的爭議(當然,我有我的立場!)──我只是在談論電影及文化,與電影無關的事我不會說。希望看官別輕易上綱上線。(真的!)
(四) 一切題目以外的意見,我會在「後記」申述。
繼續閱讀 “淺論「國家/地域電影」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