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於 有料無聊

謄寫鄺俊宇的《還記得》

今日看Facebook的「當年今日」的時候,見到我轉貼現立法會民主黨藉議員鄺俊宇的《還記得》。我在帖上寫:「(我朋友的名字),我終於明喇!」

鄺俊宇的文筆,實在一句是太普通——而且有一些句子不暢順。不過,他為人詬病的地方是濫用逗號。是以逗體特多的文體被誑稱為「鄺體」。

(不過濫用逗號是年輕一代寫文章會犯的毛病。而我因為受西方影響,成了「冒號濫用者」。)

作為一篇「講稿」(是其短片《世代》之旁白),《還記得》的逗跑是無可厚非——逗號是提示自己停頓的地方。可是,如果以「寫文章」的標準,根本是不及格。

(唉...人家這樣文筆都可以出書...真是「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」...妖!)

今晚,我一時手癢:為尊貴的議員謄文!

繼續閱讀 “謄寫鄺俊宇的《還記得》"

廣告
發表於 有料無聊保安奇聞

諾貝爾和平獎(日常到你不以為然的感想)

Nobel-Peace-Prize-medal-002

以前在本國外交部駐守,基本上是一定經過一枚諾貝爾和平獎。所以和平獎曾是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這一枚和平獎位於外交部大堂。你進入大堂,轉左就可以見到。除了全天候的監視鏡頭之外,在獎牌的底部有一個機關:如果有人移動獎牌,機關就會將警告傳到控制室。

為何外交部會有這東西?因為它的主人是本國第十四任總理Lester B. Pearson——總部就是以他命名。

繼續閱讀 “諾貝爾和平獎(日常到你不以為然的感想)"

發表於 保安奇聞

宴會這介事(以及保安員生涯之食物篇其一)

scc

以前在外交部任職時,我最多都是接受與維修有關的額外更次,沒有接受宴會的更次。最主要的原因是覺得這種更次是「悶出鳥」,沒有走動的機會兼大總管主理,必會感到周身不自在。另外,宴會多是在黃昏時分舉行——正正就在我們巡邏的時間。基本上,「這些機會都不是我的」也「如無必要,最好不是我的」!

而我在2011年的加拿大日遇到「宴會」之後,身為保安員的我對「宴會」與「加拿大日」這兩件事物避之則吉——尤其是「加拿大日」,除非是夜更,否則我是一概不接受。

(關於「加拿大日」這個,日後撰文。)

回說我昨天的工作。

繼續閱讀 “宴會這介事(以及保安員生涯之食物篇其一)"

發表於 親親白熊創作有關央少萬歲寶塚誑言幪超狂熱有料無聊

450張寶塚壁紙是如何煉成

不經不覺,喜歡寶塚歌劇團已有一段時間。也分別到過東京,寶塚及名古屋觀賞花﹑月﹑雪三組的演出。總算圓了多年心願。

(所以我才立心去攻讀一個專業資格...希望將來有時間及精力去觀劇。說到底,我需要越過美洲大陸及太平洋才可以到日本...)

wp-1465085777741.jpg

月組《信長-下天之夢》。是為當時首席小生龍真咲的告別作。

wp-1465085747328.jpg

雪組《羅馬假期》。也是在名古屋欣賞,假期之中最後一個劇。

由於初喜歡的時候是一個窮學生兼且資源貧乏,能夠有一些片段看是一件「幸福」的事。所以我也不太奢望真是可以去現場觀劇。(而到我有能力去觀劇時,我的本命全都退了...看的是本命的「兒子」們。)

這造就我成為在這一個社群之中的少數「壁紙專業戶」--單是16:9的壁紙,迄今已有450張(and the number is continuously going up)。

初時,我做壁紙只是為自己而做--除了作為背景,也作為螢幕休息時換圖之用。後來朋友說喜歡,我也越做越多...可能我是其中一個做得最多的人。

(別想歪,我沒有想過甚麼「紀錄」...)

在這個「一發不可收拾」的歷程之中,除了收藏越來越多之前,也有不少事情是值得回味...

繼續閱讀 “450張寶塚壁紙是如何煉成"

發表於 保安奇聞

「武力」那回事

不是每一個保安都需要使用武力--至少我不需要(雖然我曾經接觸真手槍)。

但是,大伙兒在考安省牌照時是需要知道甚麼是「武力」。而第一層的「武力」就是穿上別或印有「保安」字樣的制服,站在一個當眼的地方。意思就是叫人留意。

(而今天我才在工作地方看守女洗手間,以方便男性電工進行維修。關於這方面的事,我會另外寫文。)

繼續閱讀 “「武力」那回事"